開網店營業執照怎么辦理 網店個人營業執照辦理流程及條件

隨著《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子商務法》(以下簡稱“電商法”)即將在明年1月1日實施,與之配套的相關細則也逐漸出臺。

近日,國家市場監督總局連續兩天發布了關于電子營業執照和電商經營者相關的規范細節,其中對于電子營業執照“跨區域、跨層級、跨行業”的應用以及將電商經營者正式納入市場主體登記等細節的明確,也被外界視作是對電商法的進一步落實。

網絡經營場所納入登記范圍

據了解,此次市場監督總局出臺的《關于做好電子商務經營者登記工作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中,明確指示了關于辦理市場主體登記的電商經營者類型、經營場所的定義,營業執照的適用范圍等細節作出了進一步解釋,其中最引人矚目的便是明確表示,允許將網絡經營場所作為經營場所進行登記。

上述《意見》第三大點指出,“電子商務經營者申請登記為個體工商戶的,允許其將網絡經營場所作為經營場所進行登記。對于在一個以上電子商務平臺從事經營活動的,需要將其從事經營活動的多個網絡經營場所向登記機關進行登記。允許將經常居住地登記為住所,個人住所所在地的縣、自治縣、不設區的市、市轄區市場監督管理部門為其登記機關。”

對于這一變化,電商法起草組成員、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教授王健告訴南都記者,這意味著在給電商經營者的經營成本“減負”。他表示:“網店大部分是沒有實體門店的,但要進行工商登記又要求有實體,那很多人就要去租門店,這就會增加商家的負擔。”

浙江墾丁律師事務所聯合創始人麻策則向南都記者表示,這一條規定其實蘊含了對“住所”和“經營場所”兩類不同概念。對于“住所”登記的轉變,麻策告訴南都記者:“以往是只允許戶籍所在地作為住所進行登記,這次的意見是擴展為住所可以是經常居住地,比如經營者在某城市擁有暫住證,他就可以在住所所在地的工商部門進行登記。”

而對于另一個“經營場所”,麻策表示目前尚未有對“網絡經營場所”有明確定論,在他看來,暫時可以理解為網絡經營地址。

對此,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員、北京盈科(杭州)律師事務所律師方超強向南都記者表示,網絡經營場所可以綜合以下四大要素來確定:“電子商務平臺;平臺內店鋪位置;網址;IP地址。”

不過,據了解,目前外界有人將“網絡經營場所”定義為類似淘寶、京東這一類電商平臺的主體公司所登記的地址。對此,麻策表示并不認同這樣的看法。

值得一提的是,無論是《電子營業執照管理辦法(試行)》(以下簡稱“辦法”),還是《意見》中,都提到了電商“跨區域”的特點。特別是辦法明確指出,市場監督總局“負責推進電子營業執照在全國范圍內跨區域、跨層級和跨行業的應用。”

對于此處提到的“三跨”,方超強告訴南都記者:“三跨”是指落實電子營業執照在各地、各行業進行的推廣應用,表明電子商業執照未來的應用范圍并不局限于電子商務領域;電子營業執照的應用,主要是指營業執照的電子化使用和管理,并不涉及經營主體的登記和管理機關的變化,電商經營者由登記所在地工商部門管理還是基本原則。”

免登記主體定義仍模糊

另外,意見還規定“以網絡經營場所作為經營場所登記的個體工商戶,僅可通過互聯網開展經營活動,不得擅自改變其住宅房屋用途,用于從事線下生產經營活動并應作出相關承諾。登記機關要在其營業執照“經營范圍”后標注‘(僅限于通過互聯網從事經營活動)’。”如此一來,倘若電商經營者將業務向線下拓展,是否會導致以網絡經營場所作為經營場所登記的營業執照無效?

對于這一疑問,麻策向南都記者做了進一步解釋:“網絡經營地址其實就是個體工商戶能夠去進行實際經營的場所,那就是網上,所以不應該延伸到線下。如果是線下的實體門店,就不能去懸掛通過網絡經營地址申請的執照,并不是說這個線上的就無效了,而是你的線下可能會變成無證經營。”

因此,方超強提示,如果網絡經營者涉及線下實體業務,則應該去申請實體店的營業執照,“要不經營證照會與經營范圍不符”。

不過,上述多位業內人士表示,相比于網絡經營場所的認定,對需要進行登記的電子商務經營者的定義則是細則能否切實落地的關鍵。

麻策向南都記者舉例解釋:“在實踐中遇到的問題是不確定他是不是電子商務經營者,比如微商在朋友圈偶爾賣貨或轉發銷售鏈接,但不是長期從事商事活動可能就不會被認定為電子商務經營者,還有在閑魚上進行二手閑置物品交換的,這是一種銷售行為,但并不屬于電子商務經營者。”

因此,這也就引申出對意見中“個人銷售自產農副產品、家庭手工業產品,個人利用自己的技能從事依法無須取得許可的便民勞務活動和零星小額交易活動,以及依照法律、行政法規不需要進行登記的除外”這一細節的爭議。

王健向南都記者強調,在電商法出臺初期,對于“零星小額交易活動”如何定義就是爭論焦點,而目前,《意見》仍舊未對這一類免除登記的群體作出明確定義。在采訪中,上述業內人士均提到,目前常見的微商、淘寶店主、主播甚至是代購,能否適用于“零星小額交易”均尚待商榷。

王健表示:“我個人覺得,只要個人不要像一個企業那樣去經營,要不要登記就可以商榷。比如淘寶上的轉賣,商品供貨渠道都不在經營者手上,經營者類似中間商就賺個差價,或者說他不是全職賣家;比如主播直播賣東西,他們可以說是在給品牌做廣告引流,經營者可以不是主播。”

但不可否認的是,上述《辦法》和《意見》的出臺,都是對即將施行的電商法的進一步補充和落實。方超強告訴南都記者:“電子商務經營者辦理合法合規的登記是《電子商務法》的一個重點,兩個規定都致力于解決電商經營者登記過和經營者身份核驗的實際難點和痛點,對于電商意義重大,例如以網絡經營場所作為經營場所可以減輕電商經營者的成本,而電子營業執照則能解決平臺經營者的經營者身份審核和核驗難度。”

色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