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持互聯網運轉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竟與航空業相當?

維持互聯網運轉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竟與航空業相當?

互聯網網本身也能幫助我們減少能耗。視頻會議就是一個例子。然而,誰也不清楚,這項技術是否導致旅行量的顯著減少,或者視頻會議實際上是否增加了碳排放?

一封穿越大西洋的電子郵件,并不消耗燃油。但是,因特網有其巨大的碳足跡。據估計,要維持網絡運轉,全球的數據中心每年需耗電1520億千瓦時。加上與之相連的電腦及外圍設備耗能,可能占到人類二氧化碳排放量的2%,幾乎和航空業相當。

我們使用電腦的方式,也會對環境產生影響。谷歌調查發現,要生產一次網絡搜索所需的電力,得排放200毫克二氧化碳。這聽起來不多,累加起來卻很驚人:1000次搜索引發的碳排放量,相當于一輛普通歐洲汽車行駛1公里的排放量。

更糟糕的是,網絡交通目前正以每年50%的速度增長。根據國際環境聯盟氣候組的預測,到2020年,電腦的碳排放量將增加280%,相當于14億噸二氧化碳。

所有屋頂都刷成白色有什么好處?減少碳排放

美國加利福尼亞的科學家建議我們,不妨把自家的屋頂都刷成白色。據他們測算,如果全世界所有城市的建筑屋頂都是白色,就可以抵消一年半里人類的碳排放量。這主要因為白色反射陽光的效率最高,可以減少射向地球的太陽輻射;另一方面,高反射率還會降低房間的溫度,因而降低了空調等設備的使用率,反過來進一步減少了溫室氣體的排放。

據研究者保守估計,這一改變會抵消440億噸二氧化碳造成的溫室效應。與此相對照的數字是,全世界因化石燃料而年均排放二氧化碳280億噸,禁止熱帶雨林砍伐帶來的排放消減是70億噸。

“毛粒子”與毛澤東有關嗎?

1979年,著名物理學家格拉肖提出,將亞夸克和輕子等更為基本的粒子稱為“毛粒子”,即毛澤東粒子,這是為何呢?毛主席為什么和物理粒子扯上關系了呢?

原來是因為,但毛澤東根據唯物辯證法提出,質子、中子應該還是可分的。后來,物理學家們果然發現了亞夸克等更小的粒子的存在。格拉肖因此提出毛澤東的預見具有重大意義,提倡將其命名為“毛粒子”。

謝爾登·格拉肖和史蒂文·溫伯格曾多次訪問中國,受到毛澤東接見,雙方就基本粒子還能不能繼續分割作討論。在上世紀50年代,人們普遍認為質子、中子就是構成物質的基本粒子,是最小的、不可分的了,格拉肖方的立場當時也傾向于不能。毛澤東則認為對立統一的哲學下物質是無限可分的,質子、中子、電子和更小的物質也應該是可分的,一分為二,對立統一,直到無限。

后來更小物質確實發現,中方科學界稱為層子,美方科學界稱為夸克。

毛逝世后不久,在1977年的第七屆夏威夷粒子物理學年會上,格拉肖提議將構成物質的所有這些假設的組成部分命名為“毛粒子”(Maons),以悼念毛澤東并致敬其哲學想法。

是誰在控制著因特網?

現在,互聯網已經是生活的一部分,互聯網已經完全融入了人們的生活之中,那么,究竟是誰在控制著因特網呢?

實際上,因特網就是電腦間相互通信的一組協議,無數服務器和電纜大多由私人掌控。但就影響力而言,強大的平衡力來自加利福尼亞MarinaDelRey的命名及數字因特網公司(InternetCorporationforAssignedNamesandNumbers)。

ICANN是一家非盈利組織,管理著所有在線地址,俗稱“域名”,以及它們的后綴名,例如“.com”和“.org”。由于ICANN需要定期向美國商務部匯報,所以域名的申請過程實際上是由美國政府所監管的。由于美國在全球因特網協調控制中舉足輕重的地位,這引起了來自中國、俄羅斯以及歐洲的高度關注。

弄清各國憂慮的原因,其實并不難。想象一下這個情況:一個國家希望改變本國域名的某些內容,而只要是這些改變涉及到“頂層”,即加入國家級的頂級域名后綴,這就得過美國商務部這關。過了這關還沒完,還需要一家美國管理根后綴名數據庫(這個數據庫包含了所有來自官方的可識別的后綴名列表)的私營企業Verisign來完成這最后的實現工作。由此,美國政府可以終止這個數據庫的任何修改。

是誰發明了“@”符號

@符號在英文中曾含有兩種意思,即“在”或“單價”。它的前一種意思是因其發音類似于英文at,于是常被作為“在”的代名詞來使用。如“明天早晨在學校等”的英文便條就成了“waityou@schoolmorning”。除了at外,它又有each的含義,所以“@”也常常用來表示商品的單價符號。

美國的一位電腦工程師雷.湯林森確立了@在電子郵件中的地位,賦予符號“@”新意。為了能讓用戶方便地在網絡上收發電子郵件,1971年他受命尋找一種電腦地址的格式,能讓用戶方便地發送電子郵件。由于“@”不會與人名產生重復,因此被選中。

在E-MAIL地址格式中,“@”將人名與電腦地址分開,讓文件在網絡中傳輸不會產生誤讀。“@”的發音和“at”有些類似,用在E-MAIL地址格式中正好表示“在…”的意思。“@”就這樣進入了電腦網絡。

走神可以讓大腦更加活躍

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一項最新研究結果發現,人在走神時,大腦的活動反而比科學家以前想象的更為活躍。

這項研究發現,當我們心不在焉的時候,大腦很多區域的活動都有所增強。一些同解決復雜問題有關的大腦區域,在我們進行天馬行空的想象時高度活躍。而科學家之前認為,這些區域在我們走神時處于休眠狀態。

在研究中,志愿者躺在fMRI掃描儀里面,當數字出現在屏幕上時進行按鍵等簡單活動。研究人員可以通過大腦掃描、志愿者的主動報告以及追蹤志愿者的成績來調查他們的瞬間注意力。

研究結果發現,走神(最多可以占據我們清醒狀態下三分之一的時間)是一種重要的認知狀態。在這種狀態下,我們可能在不知不覺中,將注意力從當前的工作轉向梳理日常生活中的重要問題。

在此之前,科學家認為大腦的“默認網絡”是走神時大腦中唯一活躍的區域。大腦“默認網絡”同日常輕松的智力活動有關,包括內側前額葉皮質、后扣帶回皮質和顳頂聯合區(temporoparietaljunction)。但是,這項研究卻發現,大腦的“執行網絡”在我們走神時也會被激活。大腦“執行網絡”負責解決高度復雜的問題,由側面前額葉皮質和背面后扣帶回皮質構成。

大腦活動的數量和質量表明,嘗試解決復雜問題的人應先停下來,轉而從事更簡單的工作,讓思緒自由飄蕩。克里斯托夫教授說:“你在走神的時候,可能并沒有取得直接目標——比如在課堂上讀書或集中注意力聽講,但思緒可能利用這一時間去解決你人生中更為重要的問題,比如事業發展或個人關系。”

光速是恒定的嗎?

風速受多種因素的影響,音速也因不同的阻力而變化。光,看不見,摸不著,它的速度也會變化嗎?

答案是會的。我們所熟知的每秒300000公里,是光在真空中傳播的速度,也是光的最大速度。不同的傳播媒介,都會影響光的傳播速度。即使是很多透明的物質,如玻璃等,光的速度甚至會降到真空中的一半。

迄今為止最慢的光速僅為每小時60公里,比汽車慢得多。達到這種速度的條件,是溫度降至零下227攝氏度。

哈佛大學的實驗室還成功地使光停了下來,并將其儲存了1微秒的時間。

天文臺屋頂為什么都是圓形的

天文臺與我們日常生活中常見建筑物很大的一個區別在于,它們一般都有銀白色的大饅頭形狀的圓形屋頂,而非平面的或斜坡形的。這是為了好看嗎?

天文臺銀白色的半圓球形屋頂其實是它的觀測室,球壁上有一個從屋頂中心延伸到屋內的巨大天窗,天文望遠鏡就是通過它來觀測太空的。天文望遠鏡往往很大,不方便移動,但觀測目標又分布在天空的各個方向,并不確定。所以人們把觀測室造成圓形,并且裝置了由計算機控制的旋轉系統,使得圓形屋頂是可以旋轉的,從而實現天文望遠鏡的角度可以更容易地旋轉。也就是說,圓形的屋頂是為了觀測方便而特別設計的

當然,對于一些只需對準北方向觀測的天文臺來說,觀測室就不必是圓形的,可以長方形或方形,只要屋頂中央有一個長條形天窗,天文望遠鏡就可以工作了。

父親的年齡越大孩子越不聰明

發表在美國《公共科學圖書館醫學卷》上的一項研究結果表明,父親的年齡越大,孩子在智力測驗中的表現就越差。而此前人們一直認為,母親的年齡對孩子的健康和能力影響更大。

據報道,這項研究由澳大利亞昆士蘭大學昆士蘭腦研究所的約翰·麥格拉思主持。他分析了1959年到1965年間出生的3.3萬名美國人的資料。他們在8個月、4歲和7歲時接受了測試。研究結果發現,在各種認知測驗中,父親年齡較大的孩子所得分數,遠比那些父親比較年輕的孩子低。

麥格拉思表示,由于測試在被調查者7歲時就終止了,研究小組無法判斷父親年齡偏大對孩子7歲后的智力發展有何影響。

此前的其他研究顯示,父親年齡偏大,還可能增加孩子患上孤獨癥、精神分裂癥和誦讀困難等神經系統發育不良疾病的風險。

磁懸浮列車靠什么驅動跑起來的

在眾多高新科技的列車形式中,磁懸浮列車可能是最理想的交通工具。這種列車在運行時與眾不同,它不是緊貼著鋼軌行駛,而是以懸浮的形式,飛馳在軌道上。它不僅速度快,而且安全、平穩、無震動、無污染、節省能源。

那么,磁懸浮列車是怎樣“飛”起來的呢?這要歸功于超導新技術。1911年,荷蘭物理學家昂內斯將水銀冷卻到—40℃,使它凝固為一條線,并對它通以電流。當溫度降至—268.9℃時,他發現水銀中的電阻突然消失了。后來,人們把這種電阻突然消失的現象叫做“超導”現象。進一步的研究發現:處在超導狀態下的物質,具有完全導電性和完全抗磁性兩個基本特性。超導體的完全抗磁性,會對磁鐵產生一個向上的斥力,足以抵消磁鐵下落的重力,于是磁鐵便會懸空飄浮。

磁懸浮列車就是利用磁極同性相斥的原理,將超導磁體安裝在列車底部,在其線圈內流著持久的激磁電流,產生很強的磁場,再在軌道上鋪設連續的超導體薄板。電流從超導體中流過時,產生磁場,形成一種向下的推力,當推力與車輛重力平衡時,車輛就可懸浮在軌道上方一定的高度了。通過改變電流來控制磁場強度,就能使懸浮高度得以調整。這種懸浮的車體因與軌道間沒有機械接觸和摩擦,所以運行時無震動、無污染,也不會脫軌,而且由于摩擦阻力減小,行車速度可以大大提高。

磁懸浮列車集計算機、微電子感應、自動控制等高新技術于一體,運行時的懸浮、啟動、加速、轉彎、減速、停車、下落等各環節,均已實現了自動控制,并做到準確無誤,安全可靠。目前,磁懸浮列車的時速已可達500千米以上。在實際應用時,它的速度可分為低速、中速和高速。低速磁懸浮列車時速在125千米以下,用于市內公共交通;中速磁懸浮列車時速在250千米左右,用于市郊交通;高速磁懸浮列車時速在500千米左右,用于城市間交通。

如果把指南針拿到南極會怎樣

地球繞著地軸自轉,南極和北極分別是地軸的兩端。吸引磁鐵及指南針的,叫做地磁場,其磁力線兩端叫做南磁極與北磁極。地磁軸線與地軸之間的角度相差了11度,也就是說,南磁極并不在南極,而是位于南極東北方約1 600千米的地方。所以,指南針指的并不是真正的南方,而是南磁極的位置,而且它每年會移動約10-15千米。?

當你拿著指南針站在南極時,指南針會指向東北方。如果你帶著指南針到南磁極,由于指南針失去了水平的拉力,所以沒有固定的指向,會自由旋轉。

像《侏羅紀公園》那樣用DNA復活恐龍?不可能的事

在現實世界并沒有發現過恐龍的DNA(脫氧核糖核酸)。一些痕跡表明,有些恐龍的DNA在過去曾被發現過,但它們都被污染了。

在恐龍滅絕的6600萬年后,任何被發現的DNA都有可能是惰性的,然而為了有可能制造出一個健康的生命體,你必須有它基因組中的所有遺傳基因。高等級生物的基因組趨向于排列成數十億基對,而從任何非常古老的DNA殘留基對中提取的多于幾十或幾百對的機會基本是零。即使我們設法找到了大量DNA,也有一個很大的可能是其中大部分都是垃圾(在高等動物中大約90%的基因組是非編碼DNA)。所以真的沒有任何機會能將恐龍帶回到現代生活中來。

在電影《侏羅紀公園》里,恐龍的DNA經由一只被裹在琥珀里的血吸蟲被保存下來。這是一個聰明的小創造,但是支持這個藍圖的所有的生命形態的DNA分子都是無限長和復雜的。連找到少量損壞的死亡并變成化石超過6600萬年的動物的DNA片斷機會都是渺茫的。

退出移動版
色婬网